伦理片天堂快播

您当前位置:美女AV  > 星座 > 行走于枝江东湖 正文

行走于枝江东湖

2020-03-03 00:33:53

        枝江东湖位于枝江市,东经111°49’4",北纬30°27’7"。水域面积3.59平方公里,被芡实全覆盖的湖泊。
        遍观全国湖泊,叫“东湖”的又有一定规模的起码有20来个,全省叫东湖的湖除了武汉东湖和天门竟陵东湖外,还有一个——就是此文要行走着笔的枝江东湖。

        芡实铺天盖地 何处可见湖水

        八月如炉,骄阳似火,枝江东湖上热浪袭人。没有拂面的湖风,却有满眼的绿翠。平常酷热,湖面上总还有一点湖风细吹,此处却无:约5000亩芡实把湖面全铺满,几乎无缝连接。沿湖走了很久,才从密匝匝的绿翠中,远远看见一处白色,近观也只有五六米宽的一条细细水道,长不过30米。同行专家说,这只是为收割芡实留下的一条通道。纵观全湖,也只有此处,看得见这一瓢湖水。此种景象,在全省的湖泊中实属罕见。湖水被严严实实裹住,湖上便无一丝风,干热难耐便理所当然。
        说起“热”,这个夏天每个人都感同身受。这个星球上的温度在悄悄攀升,全球变暖已经成了一个热门话题。
        资料表明,上个世纪全球平均温度攀升了0.6摄氏度。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座谈小组(IPCC)预测,到本世纪末全球温度还将上升1.6到5.5摄氏度。
        很多迹象都表明,地球越来越热,丝毫没有减缓趋势。北极海冰区域大约每10年收缩9%。据预测,本世纪末北极区夏天的海冰有一半将要融化。据IPCC调查,全球平均海平面在上个世纪上升了10到20厘米。全球变暖将导致极端天气情况更加频繁,强烈的飓风和猛烈的风暴还会威胁到沿海社区,而热浪、火灾和天旱也可能变得更加普遍。温室气体也在急剧增加,百万种动植物走向灭绝。最近一份研究还表明,至2050年,由人导致的温度上升将加剧,那时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,将使不下百万种的地球陆地植物和动物走向灭绝。
        在专家分析全球气候变暖的10多种原因中,有一种引起我们的特别关注:“随着一些藻类和附着的有机体的消失,在风平浪静阳光充足的日子里,水温上升到29.5 摄氏度以上,全世界的珊瑚礁都呈现出变白的趋势。”科学家担心,迅速的气候变化可能会抑制许多物种在生态系统之内的适应能力。
        资料显示,湖泊是人类的宝贵资源,以占全球万分之一的水量,提供了全球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40%。我国的湖泊只有9万平方公里,仅占国土面积的1%。
        这说明:人类对自然生态的开发和破坏,使人类的稀缺资源——湖泊,渐渐失去了温度调节能力。
        枝江东湖,也许是人类挥霍湖泊资源的一个缩影。5000亩湖水不见水,活生生被芡实重重覆盖,“暴敛天物”至此,让人禁不住仰天浩叹!

        湖水不见天日 谁在从中渔利

        大如蒲扇,中如羽扇,小如手掌,半入水中如跃,静卧如眠,宽展如画,细梗挺立如帜,近看浅绿,远观呈紫色,刺头则在阳光的直射下,泛着金光。枝江东湖看起来是一幅以绿色为主色调的画,“很壮美,很动人”。
        芡实,一种中药材,别名鸡头米、鸡头苞、鸡头莲、刺莲藕、肇实等,为睡莲科植物。入药,味甘、涩,性平,无毒,有收敛固精等功效。
        东湖养殖场一位姓孙的负责人透露,这几年芡实的行情“很不错”,只是今年有所下滑。芡实收割晒干后一斤可得六两,行情好的时候,可卖到八九元一斤。“我是这个湖的老板,承包人一年要向我交200万元。”
        枝江市水利局水库科负责人胡守成估计,东湖芡实一年的产值在千万元左右。
        答案显而易见。让5000亩水面不见天日,有关方面得到了可观的利益。其代价是:枝江东湖已经不能称为“湖”,因为她根本不具备湖“水面宽阔、流速缓慢”的基本特性,几乎完全失去了作为湖泊的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 蚊蝇成群乱飞 家家关门防咬

        满湖芡实,每至夏日,枝江东湖引来成群的蚊子、苍蝇、蟑螂、臭虫、虱子、跳蚤、蚂蚁等。被蚊蝇叮咬之后,重者可至各种传染病。这可苦了周边的老百姓。
        苍蝇喜腥臭之物,如腐烂的鱼肠、烂鱼、臭肉等;蚊子喜奶味、甜味的食物。以此推断,枝江东湖的生态状况不容乐观。
        8月14日午后,热浪袭人,记者一行沿湖边采访村民。同行者介绍,一些村民因为忍受不了湖边蚊蝇的叮咬,搬家离开。在马店镇中桥村,记者一下车就被村民团团围住。
        “湖里的水发臭,鞋子都不能洗。”67岁的肖定才说。赵万炳说:“太阳一落,蚊子苍蝇嗡嗡飞来了,赶紧把门关上。不然,你一晚上别想睡觉。”孔凡春出示自己家的LED2013强力吸入式灭蚊器:“你看,一个晚上灭的蚊子,足足一大碗呐!”
        可怜了白发苍苍84岁的老太婆王德秀,因为买不起蚊帐,她每天晚上除了早早关门,就只得用扇子和蚊子搏斗,睡眠长期得不到保障。
        永收垸村的情况一样。朱金兰说:“这里一到晚上,只有蚊子在聊天,我们哪敢出门乘凉啊。更别说邻居几个一起玩耍一下,那早被蚊子当大餐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高士强说的更形象:“我们不敢养猪、牛,蚊子会咬得它们到处长疱。要养的话,要么每天给它们点蚊香,要么让它们上空调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 政府强力图治 重返人间有望

        16日,记者一行离开枝江的当日,欣闻枝江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题办公会议,督办做好东湖、刘家湖(西湖)片区国家湿地公园的申报规划工作。早在今年7月26日,枝江市委督查室就向两湖沿湖的镇、街道及市直相关部门发文,要求按期启动该项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工作内容包括:对湿地公园重新命名、确定湿地公园规划范围及边界、做好景区概念规划和湿地公园总体规划、加强湿地公园旅游产品的挖掘、做好土地利用规划的调整等等。其中有一条最为引人关注:收回东湖、刘家湖承包经营权。
        万事开头难。枝江东湖离国家湿地公园还很远,但枝江市委市政府,倾听民众的呼声,敏锐地抓住了问题,率先作出了筹划,并成立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人组成的专班,事事督办,件件落实,措施得力,工作态度务实认真,实属难能可贵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几年之后,枝江东湖一定会涅槃重生,以美丽的面貌“重返”人间,为湖北湖泊增添一朵迷人的奇葩!

        湖边拾贝

        地理方位即湖名

        千湖景千重,湖名各不同。我省以东南西北中地理方位命名的湖,占一成以上。
        湖亦如人,有取名有讲究的,也有没什么讲究的。那些不同凡响的人,出生就惊天地泣鬼神,总有神迹发生,三皇五帝们更是如此。
        览千湖景,察千湖名,我省的名湖大湖,也大抵如此。
        名湖者,洪湖、东湖、梁子湖之类,常见诸报端荧屏,诉诸公众视野,为大众侧目。名湖上从来离不开名人。康熙巡游至洪湖界,见一大湖浩渺,便说此湖乃洪水冲成,即为“洪湖”;东湖上的名人更多,楚庄王击鼓、屈原行吟、刘备祭天、李白赋诗,岳飞读书、毛泽东44次入住东湖等;梁子湖一则因庾信、岑参、范成大等历代著名诗人反复吟咏和毛泽东的“才饮长江水,又食武昌鱼”闻名遐迩,二则作为我省生态修复的样板,引起公众广泛关注。大湖者,龙感湖、长湖、斧头湖、西凉湖之类,名气虽不及名湖,却也都有一番自己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每个湖都有高贵出身,更多的湖,有如凡人,只是静静地躺在荆楚大地上,也作为当地人的生命之湖,流淌百年千年。出生太平凡,名字也就随意。查阅我省首批保护名录上的308个湖泊,湖名很多都是以方位标注的。湖北的湖泊,以方位命名的,东南西北中都有,计有38个,但有名的只有武汉东湖一个。其中叫西湖的最多,7个,叫北湖的6个,叫东湖的3个,叫南湖的3个,叫中湖(在石首)的一个。这些以方位命名的湖泊中,往往东西互存,南北呼应,某地有东湖者,往往有西湖;有北湖者,往往有南湖。如武汉有东湖,也有西湖,并有两个:一在蔡甸区索河镇,二在江汉区北湖街;武汉还有南湖在洪山区,有北湖在江汉区。

        历史钩沉

        湖边三寺名闻遐迩

        枝江东湖所处位置正是枝江文化传承的发源地之一,湖边的江口古镇,当年“商旅络绎”,有“小汉口”之称。湖边三寺:弥陀寺(毁于“文革”)、清真寺、三佛寺更是名闻遐迩 。 1949年,时年32岁的昌明法师出任弥陀寺方丈。

乐爱女性网